您的位置:仰山新闻>综合>教育警示片:落马“美元书记”胡志强自比“在推磨”

教育警示片:落马“美元书记”胡志强自比“在推磨”

2019-10-23 09:14:44 仰山新闻

几天来,陕西省各机关各单位组织人员观看了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拍摄的题为《转型的灵魂——严重违纪违法警示记录》的警示教育电影。警示教育电影源于“践踏政治规则,忽视人民利益;任命人们彼此亲近并赚钱,严重破坏政治生态;疯狂行贿积累财富,破坏“亲”与“清”的政治和商业关系;允许亲戚赚钱,家庭风格是宽松的。忽视“八项”规定,贪图奢华和享受;面对教育救助,他一再执拗“六个方面,深入分析胡志强走向犯罪和腐败深渊的根源。

Xi市检察院依法审查发现,2003年至2017年,胡志强利用咸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咸阳市委常委、副书记、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榆林市人民政府市长、榆林市委书记的职务,在项目审批、项目承包、煤炭资源整合审批、企业管理、工作调整等方面为相关企业和个人提供协助。

通过这种方式,胡志强本人或通过其配偶或亲属非法收受共计5388.33万元、544万美元、98.6万元、100万港元、1万英镑、3380克黄金制品(价值147.13万元)、一辆宝马汽车(价值72.3万元)、一辆奔驰汽车(价值69.8万元)、一件王西京书画作品(价值29万元)

胡志强在他的供词中写道:“收到这么多钱,我不知道怎么花。最终,它成为法庭上的证据,并被用于判决。如果你想一个人死,让他先发疯,现在我的预言实现了。”

2019年8月20日至21日,Xi安中级人民法院举行一审公开听证会,审理胡志强受贿案,但尚未宣判。

迫使统计部门“寻找”指标

据新闻报道,胡志强来自山西省长治市,35岁时成为这家国有企业的主要部门主管。自2008年2月以来,胡志强一直在陕西省最北部的榆林市工作。他先后担任玉林市副书记、代理市长、市长、玉林市委员会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7年4月,胡志强从榆林调到省会Xi市,担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当时,有传言说胡志强“因病调离”。

2018年6月13日,陕西省纪委宣布,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

2018年12月4日,胡志强被宣布开除党籍和公职。

陕西省纪委宣布,胡志强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已经丧失理想信念,没有党性观念,背叛了党的宗旨。他们都没有“四个意识”,违反了“六个纪律”。政治和经济问题交织在一起。他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纪,涉嫌犯罪。党的十八大后,他仍然没有停止,违背党性,违反纪律。性质非常恶劣,情况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这件事应该严肃处理。

据接口新闻报道,胡志强涉及的政治问题包括践踏政治规则、忽视人民利益、破坏政治生态环境和忽视“八大规则”。

此外,胡志强在工作中也严重违背了中央政府的精神,并采取欺骗手段。在追求政治成就的过程中,多年来,它始终坚持国内生产总值的至高无上,往往忽视区县对好数字的实际压力,甚至迫使统计部门“寻找”指标。

从2008年到2016年,榆林经历了大面积严重的民间非法集资和借贷危机。2011年,国务院应急办公室致信胡志强,提醒胡志强忽视这一点,贯彻中央关于防范重大风险的精神要求。结果,榆林的金融秩序混乱不堪。

胡志强在贯彻党中央消除贫困的重要决策时,盲目决策,急功近利。他想“夺取最高奖项”以获得政治资本。2016年初,榆林市政府不切实际地提出,榆林市所有贫困县在2017年要走在全省前列,比中央政府要求的2020年提前三年。

2016年2月23日,玉林市委、市政府发布了《玉林市战胜贫困实施方案(2016-2020)》,要求“到2017年底,基本实现现行标准下的全国八个重点扶贫开发县(区、县)”683个贫困村退出,28.15万贫困人口脱贫...2018年将巩固减贫成果,到2019年底,将完成所有小康统计和监测指标,以便有资格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由于盲目追赶进度,急于“抢到头奖”,榆林发起了“数字扶贫”运动。截至2016年底,榆林市近10万不符合扶贫标准的人已经“脱贫”然而,在2017年进行的精确鉴定中,所有这些"脱贫"的家庭都"回到了贫困状态"。

此外,在玉林任职期间,胡志强没有严格执行休假备案制度。其中,胡志强被要求报告109次,但只有64次。2016年10月21日至24日,胡志强擅自离职,回到北京家中。结果,“10.24”爆炸发生在府谷县,现场无法立即处理,造成了不良影响。

“美元秘书”出售官衔和军衔

《接口新闻》获悉,胡志强失势后,他带出了大量贿赂他购买官员的人,其中包括32名科级以上干部。胡志强被指控出售官员和头衔,在干部任命中安插“家族官员”,拒绝接受贿赂,欣然接受“狩猎”,并愿意成为“猎物”。

据调查,胡志强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没有平衡原则。另一方面,他很友好,保持头脑清醒。另一方面,他也是“一次一个人”。他经常违反组织程序提名和推荐干部。他甚至发明了“浸在水里的干部”这个词,这意味着他组织了“脖子上的干部”的培训。他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他很快就完成了一些工作经验,并得到了迅速提升。玉林的一些国家工作人员也采取了上下浮动的方式,使得腐败在该地区的蔓延难以遏制。这座城市的投诉信和来访数量年年居高不下。

根据结合胡志强案件起诉书的接口新闻,胡志强因工作安排、工作调整或工作晋升共收受贿赂2700多万元。其中,10人行贿100多万元,最大行贿金额为35.6万欧元(按当前汇率计算为278.8万元),最小行贿金额约为9.8万元。

在这些行贿者中,榆林市贾县前书记新姚峰行贿最多。2008年至2016年间,新姚峰向胡志强行贿26次,总金额约157万元。7月5日,新姚峰因受贿和持有巨额不明财产被判13年零6个月。

此外,贾县前党委书记张晓明也是胡志强的“金师傅”之一。到达榆林后,胡志强去了12个区县调研。第一站是贾县长,由当时的贾县长县委书记张小明陪同。张小明第一次给了胡志强5万元。张晓明说:“钱装在几个信封里。他(胡志强)拒绝并接受了它。”

从2015年到2016年,胡志强利用他作为中共玉林市委书记的职位帮助提拔张晓明。从2009年到2017年,胡志强本人或通过他的妻子杨方博在榆林市政府办公室、榆林市委办公室和榆林国华电力社区住宅共收到张晓明的48万元和22万美元。

2018年6月,胡志强沦陷后不久,有传言称张晓明已被带走接受调查。2018年8月1日,张晓明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和监督。2019年1月19日,张晓明被免去玉林市人民社会服务局局长职务。据报道,在被拘前两天,张小明收受了24万元贿赂。

2007年,时任榆林定边县纪委书记的周建国去北京出差,并被一位商人介绍认识了胡志强的妻子杨。2008年,胡志强成为榆林市市长,周建国与胡志强建立了“密切关系”。

2011年10月,在胡志强的“帮助”下,周建国从定边县纪委书记转变为靖边县副县长。2013年,周建国晋升为衡山县副书记兼县长。

从2011年到2015年,胡志强在北京万国城社区和北京火星花园社区的家中,通过妻子杨方博四次从周建国共收到价值120,000美元和787,000美元的黄金产品。

2019年4月8日,陕西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宣布,周建国已“双开”,并移送检察机关对涉嫌犯罪及相关资金和材料进行法律处理。根据通知,经过调查,周建国违反政治纪律和规则,通过利益交换获得政治资本,从事政治攀登。违反诚信纪律、工作纪律、国家法律法规,涉嫌贿赂。

在收受贿赂的过程中,胡志强利用儿子在美国求学的机会肆意收受美元,这使得玉林向他汇美元成为惯例。因此,胡志强也被称为“美元秘书”。对此,周建国解释说,美元量小,汇2万美元相当于汇10万元,这很方便。

鱼头开始发臭,胡志强的所作所为搞垮了当地干部队伍,极大地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落马后,胡志强曾说:“我也不履行从严治党的主要职责。我是严重破坏选人用人政治生态的罪魁祸首。今天玉林有很多直接和间接的问题,都和我有关。”

齐比的“磨工小子”不敢报告他家的入室盗窃案。

榆林是一个巨大的能源市场,煤、气、油、盐资源丰富。榆林市政府官方网站称,榆林每平方公里土地拥有10亿元的地下财富,矿产资源的潜在价值为43万亿元,占全省的95%。2007年,榆林成为陕西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xi。也是在这里,胡志强开始挖掘黄金。

2008年2月,胡志强以市委副书记、榆林代理市长的身份来到榆林。他一到,一度被称为陕西首富的高乃则就跟着他。高乃则以“河关”的名义给了胡志强50万元作为礼物。

不久之后,高乃则向胡志强提议,胡志强应该支持自己的煤炭企业进行资源整合。胡志强欣然同意帮助高乃则煤矿增加500万吨的煤炭生产能力,这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Xi安检院指控,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强利用玉林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玉林市委书记的职务,在煤炭资源整合审批、3052化工项目顺利推进、中国建设银行玉林分行协调筹集资金等方面帮助陕西兴茂侏罗纪煤镁动力(集团)有限公司。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强在榆林市政府办公室等地收到了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则赠送的一套纪念币,价值分别为人民币358,500元、240,000元和830万元。

根据结合胡志强案件起诉书的接口新闻,共有22家公司或相关负责人贿赂胡志强,以引起胡志强在项目审批、项目承包、煤炭资源整合审批、企业管理等方面的重视。其中,最高受贿金额超过1100万元,最低为12万元。有12个人行贿、行贿、行贿、行贿等。相当于一百万元以上。此外,胡志强还要求他人行贿200万元。

失去马后,胡志强在他的供词中写道,“我认为这是权力的力量。我可以通过点头和签名得到一大笔钱。赚钱太容易了。”“我经常和一些商人交往,当我看到他们拥有巨大的财富、豪华的房子和汽车时,我感到有点失衡。对快乐的渴望与日俱增,攫取金钱的速度永远不会停止。”“如果你想过奢华的生活,你必须有钱。当你成为一名官员时,你将既有钱又有好日子。”他甚至认为党章的要求是不现实的,入党的主要目的是当一名官员。

从长远来看,榆林已经形成了以胡志强为中心的政治商圈,这是为了经济利益而联系在一起的。胡志强在他的自白书中写道,“我对花在会见群众上的时间非常吝啬,但我没有感觉花太多时间在私人企业主身上。面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层层研究和审批并没有产生结果,但却回应了私营企业主的要求。老百姓是我的衣食父母,但他们听从私营企业的老板。”

从别人那里拿钱为别人做事,胡志强说:“事实上,我就像一个磨磨蹭蹭的孩子。我的老板用钱引诱我在讲台上为他做事。”“不为他们做任何事都不行,他身后的命运掌握在人家手里。所以,在那个时候,维持这样的关系对双方都有好处,尽量不要陷入那种境地,然后继续为他们工作,我也继续收获好处。”

在权力和金钱的交易中,胡志强的妻子和姐夫也深深卷入其中。胡志强的妻子多次为胡志强受贿,并成为儿童保育的中间人。此外,通过胡志强平台的妹夫牟阳演唱歌剧的方式,两人先后获得5人2200万元人民币和2辆高档车。

然而,胡志强和他的家人在获得巨款后不敢透露他们的财富。胡志强的家被盗两次,一些美元和黄金产品丢失,但他的妻子不敢说出来或报案。

开展封建迷信活动“消灾”

虽然赚了很多钱,胡志强的生活也很奢侈。

八项中央规定颁布后,胡志强仍然允许他的秘书张某在张某的岳父高某经营的俱乐部里安排他吃喝。在这背后,权力和金钱的交易仍然是不可或缺的。作为对高干预重大建设项目的回报,胡志强给了胡志强的妻子杨一瓶价值32.78万元的黄金宝葡萄酒。

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胡志强告诉时任榆林市接待办公室主任尚某,“冀草5倍”含片非常好。“于是,玉林市接待处花了235.7万元,买了81盒吉草含片给胡志强服用。

自2008年底以来,玉林市政府接待处每年中秋节和春节都会为胡志强准备超过10万元的礼品卡。从2009年到2012年,在“两会”和中秋节期间,以及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胡志强十次收到玉林市接待处赠送的100万元礼品卡。

各级对领导干部使用交通工具有严格的规定。然而,经过调查,从2008年到2014年,胡志强进行了269次头等舱旅行,报销了55.6万元。八项中央规定颁布后,胡志强仍违反规定乘坐头等舱91次。

此外,2011年,胡志强还指示玉林市Xi安办、玉林市投资公司、玉能集团等单位斥资600万元在Xi咸阳国际机场开设玉林大厅,为玉林市领导购买贵宾通道服务。2013年5月至2016年12月,玉林北京联络处花费29.8万元在南苑机场为玉林市领导购买贵宾通道服务。2013年5月至2014年底,北京联络处花费8万元为榆林市领导购买贵宾通道服务。

2012年10月,胡志强安排时任榆林沈雨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荣泽在北京胡志强住所附近购买一栋办公楼,作为榆林市政府驻北京联络处的新办公空间,未进行任何会议研究。2013年初,胡志强对办公空间进行了豪华装修,总造价3151.9万元。

接口新闻(Interface News)了解到,从中共十八大到胡志强被拘期间,相关机构举行了多次谈话提醒他,并调整了他的立场。但是胡志强没有停止。甚至在他被拘留的那天,他声称有人陷害了他,并敦促他的妻子战斗到底。

事实上,早在2013年4月,榆林市投资公司董事长王荣泽被陕西省纪委调查后,胡志强就开始感到紧张,因为他向王荣泽索要了200万元的贿赂。

胡志强在他的供词中写道,从那时起,他“开始变得心烦意乱”,“尽管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很难掩饰内心的恐慌。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如此复杂的心情,因此开始服用安眠药睡了四年多。”

2017年4月,胡志强调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2017年9月6日,陕西省纪委立案审查贾县前党委书记新姚峰严重违纪违法。

各种各样的情况让胡志强更加不安。他在供词中写道:“在调到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基本上把自己裹在办公室里,尽可能呆在室内,尽量不露面,整天坐立不安,不知所措...我独自受苦,陷入封建迷信,避邪除害,以此来安慰自己。”

当胡志强得知纪委已经对他进行了核实后,他拿走了“红木棍”和洗衣机等风水物品。从风水先生到他在Xi安的家进行安排。他还把从五台山带回来的“护身符”放在工作证里,祈求上帝和佛陀的祝福和救灾。在胡志强230平方米的大宅里,观音也常年受到崇拜,并储存了大量的各种佛教香火。

丢了马后,胡志强说:“这是一件迷信的事情。我只有在心里有鬼的时候才得到它。尤其是在2017年8月和9月,我的心真的纠结在一起了。这个组织对我的态度是怎样的,既紧张又害怕。此时,我正在为自己寻找安慰。”

2017年下半年,胡志强在了解到该组织对相关问题的核查后,安排妻子和两个兄弟姐妹多次就该银行的资本交易进行检查和相互勾结,并转移隐藏的非法收入以对抗该组织的审查和调查。

面对该组织提供的许多机会以及该组织的教育和救援,胡志强在他的供词中写道:“我有足够的时间解决问题,积极归还赃物,并自愿向该组织自首。我从未停止迈出这一步。直到省纪委监察委员会的同志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我才觉得为时已晚。我真的很后悔我的肠子...收到这么多钱后,我不知道该怎么花,最后成了法庭上的证据,自己用了罚金。如果你想一个人死,让他先发疯,现在我的预言实现了。”

  • 上一篇:进博故事|这个服务团队“为展而生”,从容应对大客流
  • 下一篇:张若昀婚后现身人气不减,被迷妹围住送鲜花依旧面无表情很镇定
  • 栏目资讯
    郭原乡 着力夯“基”兴“业”群众得到实惠
    Copyright 2018-2019 pocpic.com 仰山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